更扎心的是,第一个站上12码的萨拉赫,将点球踢上了看台……在塞内加尔球迷疯狂的激光笔照射中,预选赛完全哑火的他终究没能逆天改命。

而在无缘一海之隔的卡塔尔后,萨拉赫和国家队的缘分,似乎又到了微妙的拐点。

在塞内加尔和埃及次番战分出胜负之前,名将云集的科特迪瓦、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已经相继出局,但萨拉赫和马内只有一个能去世界杯,无疑将这场“鱿鱼游戏”推向了最高峰。

毫无疑问,非洲区世预赛末轮赛制,是这个星球上最残酷的淘汰赛之一——抽签没有回避之说,两回合主客场定生死。

连见多识广的埃及队老帅奎罗斯,都对赛制摇头不已:“如果我来制定规则,我会让非洲杯表现最好的两支球队晋级,过去三个月我们交手了太多次。”

尽管在研究机构We Global Football分析中,首回合1球小胜的埃及队,晋级概率达到了72%,但明眼人都看得到,FIFA排名第16(全非洲最高)、总身价高达2.6亿欧元(比埃及队高出1亿欧元)的塞内加尔,才是更接近出线的那一方。

全场比赛下来,“特兰加雄狮”射门高达26次,射正有10次,而埃及队射门刚及对手零头。在对方狂轰滥炸之下,埃及队上半时就因战术需要被迫连换两人,仅因本方一个乌龙球熬到常规时间结束,已经殊为不易。

然而,从下榻达喀尔之日起就备受当地球迷骚扰的埃及队,感受到的是从头至尾的无奈:球队大巴在出发前因遇袭而耽误了半小时、看台上球迷向热身的埃及队员扔瓶子、向萨拉赫打出种族歧视标语。

但这一切出格举动,在点球大战达到了最高峰:看台上数以百计的激光笔,始终向埃及球员脸上照射,好端端的球场,几乎成了舞池。

更令人绝望的,是双方主罚点球的球员根本不在同一档次:塞内加尔虽然也有2人射失,但5名主罚球员和门将门迪,全部来自五大联赛;而埃及队除去萨拉赫,其余球员均在国内联赛效力。双方经验不可同日而语。

这也意味着,一旦萨拉赫哑火,埃及队不能取胜,是大概率事件。双方首回合交锋,被严密看管的萨拉赫,仍制造了对手乌龙,但这一次,重蹈非洲杯决赛的“法老”,全场几乎人间蒸发。

整届世预赛,萨拉赫的全部数据,停留在0球0助攻……在和俱乐部队友马内的正面交锋中,萨拉赫两度成为了悲情的输家。

就在5年前的10月,取胜才能确保提前出线的埃及,在家门口被刚果缠到了比赛最后一刻,伤停补时阶段获得千载难逢的点球机会,萨拉赫当仁不让站上12码,稳稳命中的他,就此让埃及队完成绝杀,时隔27年重返世界杯大舞台。

那一刻,萨拉赫正式封神:自此之后,埃及人的头像频繁出现在酒吧、看台、高速公路广告牌上,国内数位商界名流和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鳄,争相向他赠送别墅和跑车。

甚至在当年的埃及总统大选中,并不是候选人的利物浦前锋,意外收获了100多万张选票,比参选的二号热门人选还要多……

毋庸置疑,那个点球,与萨拉赫职业生涯诸多精彩进球相比,观赏性上着实不值一提,但重要程度,却无须多言。

然而,5年之后,当这个国家继续期待他们的民族英雄力挽狂澜时,萨拉赫的两段点球回忆,却是灰暗的。

1个月前的非洲杯决赛,全场都在塞内加尔狂野炮轰下苟延残喘的埃及队,等来了殊为不易的点球决战机会。然而,切尔西门神门迪让萨拉赫的冠军梦想提前破灭,埃及队前4轮主罚射丢2个,就此输掉决赛。

在主帅奎罗斯的安排中,准备操刀第5个决胜点球的萨拉赫,甚至没能等到属于自己的那一轮。目睹此情此景,利物浦名宿卡拉格也不免喟叹:“他就像当年对垒西班牙时的C罗,还没准备主罚,比赛已经结束了。”

如今,能在决胜时刻顶住压力再度站上点球点,萨拉赫显然不想遗憾再来一回。然而,塞内加尔主场球迷疯狂的激光笔照射,让准备主罚前的萨拉赫,几乎变成了绿巨人。

慢镜头回放显示,埃及队长在准备主罚前,几乎全程闭着眼,完全无法观察门迪的移动。

而助跑后的劲射,高出了横梁,门迪甚至没有作出反应,萨拉赫的眼中写满了沮丧。这也显著影响了埃及队球员接下来主罚时的心态,4轮点球大战,埃及队只入1球,又是提前一轮被点杀。

不同于1个月前输掉决赛后当场掩面痛哭,这次萨拉赫的情绪管理相当克制,甚至在赛后都向第二次罚入制胜点球的队友马内表示了庆祝:

5年来,埃及队重返世界杯、杀进非洲杯决赛,一举由昔日只能在非洲杯“窝里横”的地头蛇,成为了能在国际舞台上展现自我的存在。

但在今晨输球后,足迹遍布各大洲的葡萄牙老帅奎罗斯,在赛后发表了辞职声明:“我只是向球员们表达了安慰,如果我能像西塞一样,在塞内加尔帅位上执教7年,那么今天赢得胜利的或许是我们。是时候把埃及队教练岗位交给其他人了。”

尽管带队时间不长,但从去年入主至今,奎罗斯不断向埃及队灌输团队足球理念,并最大限度发挥人脉,促成埃及球员前往欧洲联赛开阔视野,提升阅历。老帅的离去,无疑是对埃及队的重击。

而挽留奎罗斯不成的埃及足协,则把怒火喷向了塞内加尔的盘外招,他们已经就激光笔照射等进行了取证,并向FIFA和非洲足联提出上诉。

但很显然,在荒唐招数层出不穷的非洲,双方重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至多也就是罚款+空场作赛,对于已经出线的塞内加尔而言,着实无关痛痒。

只能目送俱乐部队友马内的萨拉赫,恐怕也到了重新思考来路的时候:2018世界杯后,不堪本国媒体批评的萨拉赫,一度作出了暂别国家队的决定,而如今,身为核心发挥欠佳的他,在1个月内两大目标相继落空后,显然也需要平复情绪的窗口期。

但和此前不同,利物浦不再是萨拉赫的避风港——一年来续约谈判持续未果,让萨拉赫在安菲尔德的前途,也变得前所未有地微妙。

周薪40万镑,对于一位为利物浦勇夺欧冠和英超的头号功臣而言,并不算过分,但已经不准备大手大脚的美国资方,多次在这一数字面前选择了沉默……

2023年夏,萨拉赫就将约满,很显然,利物浦绝对不会免费放人,今夏将萨拉赫在球市上出手套现,几乎是唯一选择。

4年前的夏天,萨拉赫也面临着国家队和俱乐部的双重抉择:在埃及队,他面临着人生最剧烈的一次舆论风暴;而在俱乐部,放行C罗的皇马,也一度向埃及人伸出了橄榄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